在线亚洲AV日韩AV综合AV,国产订精品电影,久久国产精品蜜

      <thead id="u9ncv"><del id="u9ncv"><rp id="u9ncv"></rp></del></thead>

        <thead id="u9ncv"></thead>

        <thead id="u9ncv"><s id="u9ncv"></s></thead>

          <strike id="u9ncv"></strike>
          <table id="u9ncv"><form id="u9ncv"></form></table>
        1. <strike id="u9ncv"></strike>
        2. 使用幫助 | 聯系電話:400-880-0256 0769-23037585 21686281
          字體大小:返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告中心 > 科技動態 > 埃博拉經濟學

          埃博拉經濟學

          作者:admin 發表于:2014-08-20 點擊:1149  保護視力色:
          本文來自“科學美國人”中文版《環球科學》http://www.huanqiukexue.com/html/newqqkj/newsm/2014/0820/24731.html

          人類第一次發現埃博拉出血熱這種致命傳染病是在1976年。自理查德?普雷斯頓(Richard Preston)出版《高危地帶》(The Hot Zone)一書后,20來年來,埃博拉出血熱一直在公眾腦海中揮之不去。但那時,人類始終沒有發現任何藥物可以有效治療這種疾病。

            

          圖片來源:克里斯托夫?尼曼(ChristophNiemann)

           

          目前,埃博拉病毒作為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正在西非大肆猖獗,我們同樣沒有任何有效的武器能夠阻止這一病毒的擴散(兩名美國患者此前接受了實驗性藥物治療,身體狀態有所好轉,但其藥物儲備已經告罄)。缺乏有效的治療手段實在令人憂心忡忡,但考慮到藥物開發的資助方式,其前景還是可以預測的。

           

          當制藥公司決定將研發經費投資于何種藥物時,他們理所當然會去評估備選藥物的潛在市場價值。這意味著(1)制藥公司因會根據影響富人(尤其是發達國家的人)健康的疾病開發藥物,因為那些人能夠承擔巨額的醫藥費用;(2)制藥公司會根據消費者的數量生產藥物;(3)制藥公司會根據人們長時間定期服用的藥物(如他汀類藥物)進行生產。因為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盈利。

           

          這一制藥體系合理地解釋了為什么西方人能得到他們想要的藥物(雖然往往是以高價買進)。但同時也導致了某些疾病和藥物大量的投資不足問題。那些主要影響貧困國家的窮人們的疾病并不是藥物研究的優先選擇,因為當地市場不太可能為制藥公司提供豐厚的利潤回報。所以,即便瘧疾、肺結核加起來每年會導致兩百萬人送命,但類似的疾病在制藥公司眼中,不及高膽固醇的研究價值大,因此得到的關注就會少許多。接著是查加斯?。ㄓ址Q美洲錐蟲病,屬人獸共患病。錐蝽叮咬受害者后,錐蟲進入血液,最終在心臟中繁殖,導致感染者猝死,故又被稱為“美洲新艾滋病”)、登革熱(登革病毒經蚊媒傳播引起的急性蟲媒傳染病,是東南亞地區兒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等疾病,世界衛生組織稱之為“被忽視的熱帶病”。每年感染這些疾病的人口超過一億,死亡人數高達五十萬人。一項研究發現,1975-2004年上市的1500多種藥品中,只有10種藥品是針對這些熱帶疾病的。當某一疾病的受害者既窮,數量又不多時,那就是典型的禍不單行。從這兩項指標來看,研發治療埃博拉病毒的藥物看起來像是一項無利可圖的投資:迄今為止,埃博拉病毒只出現在了少數貧困國家(幾內亞、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而且感染人數相對較少。

           

          然而,制藥公司的這一體系不僅僅會嚴重影響發展中國家。最近幾年,抗藥性微生物的崛起使得抗生素的藥效減弱,增加了傳染病失控的風險。衛生官員們一致認為,西方人需要的是可以留作預備、以防傳染病爆發的新藥,而普通的抗生素無法抑制新傳染病的肆掠。不過,過去30年來的新抗生素供應速度相當緩慢。凱文?奧特森(Kevin Outterson)是波斯頓大學衛生法項目的聯合主任,也是疾病防治中心(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CDC)研究抗生物抗藥性工作小組的創建成員之一。他告訴我說:“抗生素抗藥性(antibiotic resistance)有可能改變和讓我們生活方式相關的一切事物,因此我們需要加快新藥研發和供應。

           

          問題又再次回到商業模式上。如果制藥公司確實研發出一種藥效強大的新抗生素,我們卻不希望這種抗生素在病人身上廣泛使用,因為新抗生素只會推遲抗藥性?!肮残l生官員將會盡可能地適時限制新藥的銷售,”奧特森說道:公共衛生政策良好,投資前景卻令人堪憂。

           

          所以,我們怎樣可以在不通過制藥行業的渠道下,獲取我們所需的藥物呢?問題關鍵在于回報那些為公共衛生做出巨大貢獻的公司,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提供獎勵。奧特森描述了一個方案:“政府向制藥公司支付(大筆)款項,制藥公司則以放棄藥物銷售權作為交換條件?!比绱艘粊?,制藥公司可以獲得報酬,省去推廣新藥物的所有費用,新藥品也可以造福全社會。當然,公共衛生官員將會控制新藥的推廣和使用。

           

          提供獎勵并不是個新主意——18世紀,英國政府通過這種方法成功發現了一種在海上測量經度的辦法。但在過去幾十年里,這一激勵手段變得越發平常,私人太空飛行革新、飲用水除砷過濾器等創新都會得到獎勵。奧巴馬政府在這方面尤為積極,針對一系列技術突破設置的獎勵超過了155項。不管是左派經濟學家,還是右派經濟學家,他們都一致認為這是一種鼓勵創新的有效辦法。這種辦法也十分經濟合算,因為只有產品奏效,你才會為此掏錢。此外,這些獎勵相當適用于鼓勵公共產品投資,如抗生素、疫苗。在這些領域,只有產品使用者才能體現創新的益處(當然,如果你們家人接種了疫苗,我們家人也會更安全)。這些獎勵依賴于現有的基礎設施。用經濟術語來說,它們通過將研究隊伍“拉入”被忽視領域來控制市場力量。

           

          獎勵系統的預付成本頗高——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委托的最近一份報告估算,一種有效的新抗生素成本約為10億美元(包括稅收在內)。但我們可以通過研發所需藥物和采取未來疾病預防措施拯救成千上萬人的性命。而替代系統則相當殘忍:即當涉及某些危及人們性命的疾病時,這一體系只會導致血流成河,哀鴻遍野。(撰文:詹姆斯?索羅維基(James Surowiecki)  翻譯:易小又)

           

          原文鏈接: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4/08/25/ebolanomics


           青春就應該這樣綻放  游戲測試:三國時期誰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在线亚洲AV日韩AV综合AV,国产订精品电影,久久国产精品蜜